「专与之打官司乎」则可见徽商「好讼」-动画新闻-黄金新闻投资网
点击关闭

斗门新闻-「专与之打官司乎」则可见徽商「好讼」-黄金新闻投资网

  • 时间:

亲爱的热爱的被罚

洪鈞其先世經商,以商籍居於江南。後家道中落,父親勸說其學習生意經營,「棄儒從商」。不過,洪鈞自小「慨然有當世之志」,並未妥協,而後更為發奮,寒窗苦讀,恰於「而立之年」狀元及第,光耀門楣。

信札中「至於曹荔翁要往京辦理此事。可以奉勸不必。此等京控之案。不過仍交原省撫台查辦。案到外間。能辦則辦不能辦則擱起。試問荔翁能不做別事專與之打官司乎。且恐打不出好處而司局更要收拾休商。於大局反至不妙。」據此亦可知官商之間,關係複雜,千絲萬縷。「司局更要收拾休商」或是各級官員對於鹽商的攤派、掣肘等。而「專與之打官司乎」則可見徽商「好訟」,此蓋源於徽商契約意識強烈,如遇糾紛,多以訴訟官司解決。「而司局暗中仍是兩下通融也。望告之荔翁鹽眾同業為禱」,亦是如此。

洪鈞仕途官運亨通,外交總理衙門任職內也卓有政績,與「小妾」賽金花的逸事更是為人所熟知,此文不贅述。

在此信中,提及「頭幫茶不得利。究竟賣出得價若干。虧損若干。來信並不說明。令人悶悶。」或「聞屯茶運上海者。賣價亦不一例。有三十餘兩者。有二十餘兩至三十兩者。同一出產之貨。何以價錢不一。」以及「頭幫於何月日出脫。賣與何洋行。二幫何月日出脫。賣與何洋行。」等,均可知洪鈞經營除鹽業外,亦涉茶業。

「因與局中暗通。將運鹽文照壓起」可見鹽商與鹽運官吏勾結,從中牟利。

鹽業經營 徽商命脈信札上款人:壽喬大兄大人閣下。暫不可考,應是洪鈞鹽棧掌事。

可知鹽商之中,彼此競爭亦是激烈,爭訟不休,而官商參與其中,吏治難免日漸敗壞,如信札中所言「彭太守赴省議融銷。司雲總局不肯。謂對不住商人。」

官府裁撤「綱鹽局」在洪鈞之子洪洛信札中,則另有提及「鹽綱」及其出使外洋等事宜。

信札中又提及「此時立一鹽棧。非千五之引數不能。故彼擬買五百引合於號內,名為自己立棧。以免為別家暗算。所有帳目。暗中立一記號。一切費用。照引分派等語。照心兄所雲。則是兩有益之事……其不妨合夥。可以不煩言而決。」亦可知,洪鈞對於鹽業經營,頗是熟知。「徽商」之所以能於商海角逐中有一席之地,鹽商可謂功不可沒。

而提及洋行,可知彼時國內茶業受洋茶波及,倍受剝削。

另有洪鈞「經商」信札數封,篇幅所限,實無法一一俱足。

信札中提及:「來書謂心兄欲添五百引。合於長發號內……不如代銷。不歸並一號等事。……具言休地長發號鹽引。銷路比別家暢快者。以此鹽棧。僅有長發千引之故。然別家不免妒忌。因與局中暗通。將運鹽文照壓起。不然長發之鹽。久賣完矣。」

洪鈞出使外洋時,認真考察各國政治、經濟、文化等,準確預測了歐洲將爆發戰爭。且於此期間,以外國著作為補充,編撰成《元史譯文證補》三十卷,對於元史有重大學術意義。

爭訟不休 競爭激烈信札中分別提及「以致總局立意為難。老荔邂往京都。休商垂頭喪氣。蘇何二號得意揚眉。早從弟計。何至於此」、「及至夏秋之交風波大起。彼時弟思到杭相機行事。當即信致禹山代覓寓所」、「弟托其告知馬觀索。並無別語。但雲請其秉公辦理。勿致令休商爭訟不休。倘然打官司則弟官階最大。未免兩難為情」

另有「家嚴已放外國領差。(申報尚未見此時不必告人)向例出使外洋大臣。」,此即光緒十三年(一八八七)起,洪鈞開始充任出使俄國、德國、奧地利、荷蘭四國外交大臣,成為中國古代狀元中唯一的外交官。

無徽不成鎮關於「徽商」,歷來即有「無徽不成鎮」之說,顧炎武亦言「徽人多商賈」。胡雪巖即出生於徽州績溪,後移居杭州,而洪鈞祖上則原籍徽州歙縣,曾祖時遷至蘇州。筆者私以為,倘以胡雪巖為「徽商」代表,洪鈞則是徽人「士商」之縮影。

不過,關於其天子門生卻「亦官亦商」之隱秘,知者寥寥,筆者亦是從其數封信札中,才得以知曉。

洋行剝削 虧損若干除鹽業外,茶葉、木材、典當等,也是徽商重要產業鏈。

信札中提及「自己開棧之後。生意究竟如何。綱鹽局又經裁撤。生意應該大好」,可知清朝為增加鹽課,解決行銷中的利益問題,改制後裁撤「綱鹽局」。

明清時期,官員經商者甚多,幾乎無官不商,無吏不商,朝廷雖多有禁令,然仕宦經商風氣卻愈盛矣。《清稗類鈔》曾載:「官吏經商,例有明禁……同(治)、光(緒)以來,人心好利益甚,有在官而兼營商業者,有罷官而改營商業者」。誠然如斯,舊時以商人逐利,居「士農工商」四民之末。如今,時世已大是不同,士子不再安守於道德文章,亦再不復儒士董含所言:「曩昔士大夫以清望為重,鄉里富人,羞於為伍,有攀附者必峻絕之」,轉而奔競聲色奢華,惹人唏噓!而論及官商,則不能不提胡雪巖,其因經商業成,官居二品,並賜黃馬褂,可謂「紅頂商人」之典範。然胡雪巖賈而好儒,以商入仕,倒不鮮見,蓋其勢然也。另有一人,曾科甲問鼎,卻也以「狀元」之殊榮亦官亦商,只是鮮為人知罷了。其即清末外交家,同治戊辰科狀元洪鈞,官至兵部左侍郎,曾任清廷駐俄、德、奧、荷蘭四國大臣。據此,亦足窺彼時士子「屈體降志」、「營私取利」之一二。

徽商好訟 關係複雜如信札中「何姓融休之鹽派與休商各號攤銷。此計最為圓美。上下皆過得去。論情理如此辦法不能再閉綱不開矣。」即是關於「鹽綱」。

由此可知,洪鈞私下經營鹽業。眾所周知,鹽商之利,可謂巨矣。鹽商聚居之地「夜市千燈齊照,笙歌徹曉可聞」。而信札中「休地」為休寧,清代時徽州一府六縣,即歙縣、黟縣、休寧、祁門、績溪、婺源。「鹽引」即政府發給鹽商的食鹽運銷許可憑證,源於鹽鈔法。「鹽棧」為經官府准允開業的鹽商店舖。

此外,據洪洛此信,也可知洪鈞對於其子參與鹽業生意,並無異議,此服賈與業儒並行不悖也。

而信札中「癸酉兩綱。淨得利息千洋。如果有此。則應於本年收帳中列入」,其中「綱」即「鹽綱」,清代從道光年間,改兩淮之地「綱鹽法」為「票鹽法」,對於部分鹽商打擊很大,加速了其衰落。

今日关键词:亲爱的热爱的被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