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杭州一名大学生就因深陷不断垒高的“校园贷-湖南卫视新闻大求真-开县新闻
点击关闭

嫌疑人学生-浙江杭州一名大学生就因深陷不断垒高的“校园贷-开县新闻

  • 时间:

2020奥斯卡提名

據公安機關統計,這個涉黑校園貸團伙自成立以來,有組織地實施敲詐勒索、詐騙、非法拘禁等違法犯罪活動48起,最終導致2名在校大學生自殺身亡、1名在校大學生跳樓致傷、3名學生自殺未遂、18名大學生受影響退學、休學。如此惡劣的「校園貸」究竟是如何引誘大學生落入圈套的?

犯罪嫌疑人:神智不清了,我告訴你,你不信,我明天就到你家裡來。

(來源:視頻綜合)一筆千元的借款,在3、4個月內經過利滾利后,最後總還款金額可以高達幾十萬元,這是「校園貸」的常用伎倆。2017年,浙江杭州一名大學生就因深陷不斷壘高的「校園貸」,最終無力償還債務選擇了輕生,由此牽出了「校園貸」涉黑案。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對此,警方提醒,學校需加強校內管理,及時清除「校園貸」廣告,並定期開展防範「校園貸」宣傳,學生一旦發現自己落入「校園貸」陷阱,應立即報警,尋求幫助。

2017年12月31日下午,在杭州市下沙高教園區,年僅19歲的蕭山某高校大一學生小倪從33層高的樓頂一躍而下,當場死亡。回憶起當時的情形,小倪的父親至今難以接受。

杭州市公安局蕭山區分局隨即成立專案組,在大量走訪調查后,民警分析研判,小倪生前曾在網絡借款平台上借款,深陷「校園貸」陷阱,最終因不堪債務與精神上的雙重壓力選擇了輕生。

隨着調查不斷深入,一個以胡某冰為首的特大涉黑「校園貸」團伙逐漸浮出水面。民警發現,從2016年10月開始,該團伙採用公司化形式運作,以民間借貸為名,長期盤踞在杭州下沙高教園區等地,向在校學生放貸。截至2017年年底,該團伙已形成了一條包括招募、審核、放貸、催債等業務在內的完整鏈條。在掌握相關犯罪證據后,專案組民警在杭州、義烏、長興、南昌等地陸續展開抓捕。

在大學生無力償還網上的高額借款后,犯罪嫌疑人便會將其推薦給線下的另一名所謂的中介借款人,繼續為其辦理貸款,以供其償還此前欠下的債務。

瞄準在校大學生 壘高債務暴力催收

大學生輕生 牽出涉黑「校園貸」團伙 警方抓獲55名犯罪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放款公司借的錢。倪先生:我不知道,他從來沒有和我說過。

【電話錄音】犯罪嫌疑人:你小孩欠錢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員額法官 高強:經過我們杭州中院的二審審理,我們認為胡某冰等人的犯罪組織已經完全具備了刑法所規定的黑社會組織的四個特徵,應當被認定是一個黑社會性質的組織。在事實清楚的基礎上,我們分別考慮了本案的社會危害性以及各被告人的主觀惡性等各方面的情節,綜合考慮認為原判的量刑也是適當的,因此我們最終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受害人 小徐:他們基本上都是借一萬,簽訂兩萬或者三萬的借條,他們說這就是寫寫看的,到時候會按照實際還款來的,借一家還不上給我推另外一家,(總共)到手十來萬,簽合同簽了五六十萬,自己花錢不節制,大手大腳,錢就越花越多,越花越多。

杭州市公安局蕭山區分局民警 孔巨闖:(受害人)先是從網上開始借貸,從1000元2000元開始,借條總共有22萬,實際到手只有4萬多。前期扣除所謂的審核費,到後期利滾利之後就是寫一張借條,你根本什麼錢也拿不到,我只是給你一個時間而已,再讓你還一個禮拜(結清債務),對於一個大學生來說這是無法償還的。

杭州市公安局蕭山區分局民警 孔巨闖:嫌疑人還會去加一些學生的微信,天天發一些比如說你不還錢,怎麼被打,比如說到某些人家裡去催討,送花圈、噴油漆、高音喇叭喊之類(視頻)發給學生看,被害人心理壓力越來越大,非常擔心這批嫌疑人去找到他們的家人,所以只能不停借貸,也因此步入了嫌疑人另外一個圈套,最終把債務越滾越高。

團伙成員均獲刑2019年4月,這起校園貸涉黑案在杭州市蕭山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因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詐騙罪、非法拘禁罪,該團伙主犯胡某冰獲刑25年,其餘成員分別獲刑1年5個月至22年不等。部分被告人不服判決,提起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二審審理,於2019年12月對外公布了終審裁定。

突如其來的噩耗讓倪先生一家怎麼也想不明白,平日里乖巧懂事的兒子為什麼會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選擇了自殺,在去派出所的路上,一通電話更是讓他不知所措。

受害人的父親 倪先生:9月份開學的,短短的兩三個月時間,欠債22萬,每個禮拜生活費都給他的,不可能有那麼多借款。

專案組民警介紹,犯罪嫌疑人胡某冰等人會誘騙學生簽訂虛假的借款協議,以審核費、利息、保證金為由扣除先期款項,借款大學生只能拿到貸款本金的5到7成左右,他們之所以把犯罪對象選定為在校大學生,就是瞄準了部分大學生好面子、愛攀比、社會經驗少的特點,各個步驟層層遞進,最終編織成一張大網,讓借款大學生一旦觸網就難以脫身。

倪先生:他欠錢?欠什麼錢。我不知道。

杭州市公安局蕭山區分局民警 周飛波:我們從2018年2月份到2019年7月份,共計分4次抓獲犯罪嫌疑人55名,凍結房產5套,查扣車輛4輛,凍結銀行資金300餘萬,查扣了一批作案使用的借條憑證共計數百萬元。

警方發現,對於很多沒有收入來源的在校大學生來說,雖然到了後期知道自己已經上當受騙,但是面對犯罪嫌疑人的暴力威脅以及顧及面子等,只能在陷阱中越陷越深。

杭州市公安局蕭山區分局民警 孔巨闖:線下的借貸就更加瘋狂,他們會讓學生簽雙倍借條,把債務滾得越來越高,從線上的幾萬塊變成線下的幾十萬。

受害人的父親 倪先生:很陽光的一個孩子,在家很聽話的,出事那天他媽媽在家裡燒菜。在吃飯的時候有電話打來,跟他媽媽說有點事要出去一下,做夢都想不到的,會有這樣的事情。

今日关键词:杨紫张一山同台